一品道一本到免费视频

<code id="lpb44"></code>
      <code id="lpb44"></code>
      <th id="lpb44"><sup id="lpb44"></sup></th>
      <code id="lpb44"></code>
    1. 為什么中國的用鋼強度如此之高?

      日期: 2021-07-01  來源:  點擊數:  

      用鋼強度在這里特指每單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用鋼量。中國的用鋼強度高具有多方原因,但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的國情和選擇的發展道路。


      國情和發展道路都是長期形成,不易在短期內改變的。對鋼鐵產能的調控,不能脫離中國的國情。面對中國經濟今年補償性加速增長的形勢,相關方面在數月前卻放言中國今年的鋼產量要同比下降,這加大了市場對鋼材漲價的預期。只有對中國的用鋼強度有清晰而客觀的認識,才能在未來避免或減少因誤判給市場帶來的波動。


      經濟結構和發展驅動力決定了用鋼強度


      按照經濟學家的定義,中國屬于正在加大市場化比重的轉軌型經濟體。為克服原有計劃經濟的固有缺陷,通過在探索中求發展,中國經濟在追趕發達國家的過程中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發展道路。


      與經濟處于類似發展階段的國家相比,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大組成要素中,中國在投資方面的占比明顯更高。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中國通過加大對基礎設施投入的力度使基礎設施建設超前發展。這是中國經濟用鋼強度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數據來源:WORLD FACT BOOK,CIA


      下圖比較了中國與世界其他五國的鋼材消費量。從人均GDP的水平上看,這些國家與中國處于相類似的經濟發展階段。2019年中國的人均GDP大約折合10216美元。同年五國的人均GDP介于6001美元(南非)和11584美元(俄羅斯)之間。其他參與比較的國家還有巴西、土耳其、墨西哥。


      數據來源:世界鋼鐵協會,快易數據等


      這一年中國的用鋼強度或單位GDP用鋼量高達6618噸/億美元。其他五國最高的是土耳其的3633噸/億美元。只有中國的55%。加上五國的經濟總量遠小于中國,因此它們的鋼材消費量與中國相比顯得微不足道。


      除中國外,世界前五大產鋼國還有印度、日本、美國和俄羅斯。與這些國家相比,中國的單位GDP用鋼量同樣是鶴立雞群。上述四國中印度的單位GDP用鋼量最高,也只有3725噸/億美元。


      通過下圖可以發現,除中國之外的其余四國的數據是分布在一個變化平緩的弧線上。這個弧線顯示用鋼強度或單位GDP用鋼量隨人均GDP的增加而減少。中國的數據游離在該弧線之外。


      數據來源:世界鋼鐵協會,快易數據等


      有鑒于此,采用其他國家的經驗和數據來預測中國的用鋼量和鋼產量,將會得出荒謬的結論。


      上世紀九十年代,澳大利亞政府曾資助過一項有關中國鋼產量的研究,該研究預測中國的鋼產量將于2005年達到峰值,峰值時中國年鋼產量為1.5億噸。


      數年前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也進行了一項相類似的研究,預測年產鋼10億噸是中國鋼產量的峰值。這個結論顯示,國外研究者對中國鋼鐵行業發展的內在邏輯,仍然缺乏深度的了解。


      中國在鋼產量上獨步全球,連續多年占有全球的半壁江山(2020年中國的鋼產量為全球鋼產量的57%),已成為全球鋼材消費和生產的中心。由于旺盛的國內需求,在鋼鐵這樣一個已高度全球化的行業中,除緊鄰中國的東盟地區外,中國鋼鐵生產商在海外的市場份額并不高。


      2019年中國的凈出口量在鋼產量中的占比不足5%,遠低于世界其它鋼鐵生產大國如日本(27%)和俄羅斯(31%)。國際市場是日俄鋼鐵企業經營版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只在個別國內需求不振的年份,中國企業才會增加出口。


      房地產行業的用鋼


      中國人追求擁有自有住房的傳統和在資產配置中偏好不動產的觀念,使房產在中國供人居住外,也成為一種流行的投資品。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和房產在中國的投資屬性,共同助推了房地產業成為目前中國最大的用鋼領域。2019年房地產建設占中國用鋼量的38%,其中住宅建設用鋼占28%,其他用房建設占10%。


      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人均收入的快速提升推升了對新建住宅的需求。由于土地資源稀缺而昂貴,單位用鋼強度更高的高層建筑成為了中國城市住宅的主流。而在歐盟和美國,城市住宅的主流是單層和多層建筑。


      以鋼結構代替混凝土結構是建筑業的發展趨勢。這個趨勢將極大提升中國房地產業的用鋼量。高層鋼結構住宅的平均用鋼量為103公斤/平米,而類似混凝土結構住宅只有60公斤/平米。通過以鋼結構住宅代替混凝土結構住宅,單位建筑面積的用鋼量將增加77%。


      2019年中國的鋼結構產量為7373萬噸。根據測算,中國鋼結構建筑在商業地產和場館中的滲透率接近58%,廠房類建筑中的滲透率接近40%,而在住宅類建筑的滲透率只有約1%。中國鋼結構建筑的面積占總建筑面積不到5%,遠低于發達國家40%的平均水平。



      與混凝土住宅相比,鋼結構住宅對發展商、住宅業主和社會而言是一個多贏的選擇。對發展商而言,鋼結構住宅易于實現設計標準化、構配件生產工業化、施工機械化和裝配化。平均建設周期只有混凝土住宅的三分之一。在施工安排上也較少受季節變化的影響,有利于發展商加快項目周轉。


      對住宅業主而言,鋼結構住宅得房率較傳統鋼筋混凝土住宅高5%至8%,而且室內布局更為靈活。鋼結構因自重輕、延展性優良,能減少地震對建筑物的損害,提高了有關建筑物的安全性。


      對社會而言,鋼結構建筑的鋼鐵部分在拆除后可全部回收利用,大大減少了建筑垃圾量,可將碳排放減少35%以上。


      與混凝土住宅在工程造價上的差異,是目前鋼結構住宅在中國被市場廣泛接受的主要障礙。而何時能彌合兩者在工程造價上的差異取決于以下幾方面的因素。第一,與鋼結構住宅有關的鋼材品種,其價格能否保持在合理區間。第二,制作混凝土所用水泥和沙石因趨嚴的環保政策而逐漸上漲的速度。第三,中國建筑業人工成本的上升速度。


      有研究顯示,在2022年至2031年間,鋼結構住宅與混凝土住宅在造價上的差異將會消失。在2019年的建設規模下,如將中國鋼結構住宅的占比從1%增加到40%,住宅建設的用鋼量將增加約7300萬噸。


      基礎設施建設用鋼


      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的優勢可以總結為以下三點:投入規模大;前期準備和施工時間短;項目投資省。


      中國在多種基礎設施建設上的領先地位近幾年享譽全球,其中包含高速鐵路、大跨度橋梁、特高壓輸電等。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國實施的在基礎設施建設上適度超前的政策導向,以及隨之而來的大量投融資。根據購買力平價的口徑計算,2019年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的投入大約是美國的3.7倍。


      2019年中國基礎設施建設用鋼總量約為1.65億噸。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用鋼量最大的是城市軌道交通建設,約占基礎設施建設用鋼總量的43%。因為城市人口和私家車增加加劇了城市交通擁擠,近年來城市軌道交通成為中國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熱點。


      2020年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完成建設投資達6286億元,比上年增加5.5%。當年在45個城市運營線路總長度為7970公里,其中含新增運營線路1224公里。運營里程的年增長高達18%。未來中國各城市的軌道交通網絡將進一步擴大。截至2020年底共有65個城市7086公里的新建軌交線路獲批在建或待建。


      高速鐵路項目對經濟增長具有眾所周知的促進作用,尤其適合于人口稠密地區的快速城際交通。但這類項目資金需求大而且財務風險難以控制。為降低投資人風險,通常需要公共資金的參與或由官方機構為項目貸款提供擔保。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而這在西方國家需要通過程序繁瑣的聽證、調研和可行性論證。澳大利亞東海岸高鐵項目的規模和重要性大體等同于京滬高鐵項目在中國。比較這兩個項目,可以看出中國在推動基礎設施建設上具有的制度優勢。


      從上世紀90年代起,澳聯邦政府就撥款著手進行東海岸高鐵項目的可行性論證。但至今仍停留在紙上談兵,無法確定開工日期。而京滬高鐵從1994年底批復開展項目“預可研”到2011年6月底通車,也僅歷時15年7個月。其中施工期只有約3年3個月。

      41.9K

      最新文章

      一品道一本到免费视频
      <code id="lpb44"></code>
        <code id="lpb44"></code>
        <th id="lpb44"><sup id="lpb44"></sup></th>
        <code id="lpb44"></code>